|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游戏竞技 > 请不要再赢了 > 第三十章 我和你玩
  头疼!

  正在夏邪为难的时候,突然瞟到林炎彬带着两三个人在远处盯着他。

  林炎彬还在真是执着,为了solo竟然连跟踪的勾当都干了。

  凌菲的事可以再想办法,但绝不能让林炎彬捡了便宜,夏邪依旧记得林炎彬的嘲讽,他可是很记仇的。

  夏邪让凌菲加快脚步,两人很快来到过河的吊桥,此时桥婆正在桥头整理捡来的瓶瓶罐罐。

  桥婆一看到夏邪带着个女孩,她布满皱纹的脸上绽放出笑容:“一晃阿邪都长大了,都带女朋友回家咯,你们什么时候结婚,阿婆给你个大红包。”

  夏邪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这老人也太敢说了!

  “咳咳,桥阿婆,这是我同学,我别瞎说,我还小,还在上学呢。”

  然而才解释完,凌菲竟然直接拉住夏邪的手,然后对桥婆乖巧说道:“桥阿婆好,其实也不小了,都快毕业了!”

  这可不就是默认了吗?

  夏邪不禁头大,桥婆误会没关系,但是这老太太三天两头走村窜巷收瓶子,不用几天他父母就知道了,那他可真是要被打断腿了。

  “喂,这桥一直晃,会不会有危险呀。”凌菲看到简陋的吊桥在一动就晃个不停,突然不敢往前走了。

  “是挺危险的。”夏邪有些不满凌菲的任性,决定逗她一下,“一般我们不往这走。”

  “那从哪过去?”

  夏邪带着凌菲顺着河岸走,来到一棵歪脖子树前。

  “从这!”

  歪脖子树有些年岁了,枝干很粗,繁茂的枝叶覆盖了臭水沟的上方。

  树的主干上方系着一拇指粗的麻绳,一直垂到树根。,

  说着夏邪熟练的解开绑在树根的绳子,然后趁着凌菲不注意,双脚稍微用力,就这么轻轻一荡,就如同人猿泰山一般,荡到了河对岸。

  凌菲傻眼了,这过河方式也太硬核了,难道不是更加危险吗?

  绳索是“八宝粥”弄的,当初涨了水,吊桥被摧毁,因为无法过河摘桑叶,桥婆的蚕就要饿死了,于是周翔灵机一动,把绳子绑在歪脖子树上,用最原始的方法荡过臭水沟,帮桥婆摘回桑叶。

  很快周翔就找到了新的玩法,那就是炫耀,让其他小伙伴观看他的表演。

  不过村里的小孩都是顽皮得很,谁也不服谁,很快就有人壮着胆子荡了过去,做到了周翔一样的事情。

  最夸张的一段时间,村里孩子认为从桥上走的都是懦夫,高傲的他们绝对不会走桥,而是要当人猿泰山。

  也只有夏邪这样的好学生,才会老老实实的走吊桥,然后遭到了周翔的疯狂嘲讽。

  为了让夏邪“成长”,周翔把他抓到河边,说是男人就荡过去,若夏邪不敢,就把他绑在绳子上丢过去。

  夏邪年纪最小,从不与这些熊孩子胡闹,也确实不敢,他急得快哭了,最后还是桥婆帮他解了围,用柴刀把绳子砍断,说这么危险事不能干了,还骂跑周翔等人。

  然而没多久,又一次大水冲毁了桥,这次周翔等人记仇并没有帮忙,眼看蚕就要饿死,夏邪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爬上树把砍断的绳子接上,然后闭上眼睛就荡过河,一个人帮桥婆采会桑叶。

  不过是“荡秋千”,算不上多难的事。

  此时夏邪在河对岸拿着绳子,就好像当初周翔跟他炫耀的一般,他也神气的对凌菲说道:“在我们村子里,勇敢的人都是这么过河的,我的女朋友该不会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到吧?”

  凌菲一边扶着歪脖树,一边赌气道:“我……我敢!”

  “好呀,你试试?”

  说着夏邪在绳子末端绑上一块石头,然后稍微一推,绳子就摆到了对面,凌菲狼狈的跳起来,够了好几次才拿到绳子。

  看着凌菲脸上发白,分明怕得不行的样子,夏邪想到自己被周翔威胁后的表现,他不觉得凌菲敢玩,只是开个玩笑罢了。

  当然,万一凌菲真敢,也出不了什么大事,因为水沟也不宽,旱时旱,涝时涝,现在的水位最多到小腿肚子,掉下去就臭一点,别问他是怎么知道的。

  “行啦,逗你啦,从那边桥过来了,掉不下去的。”夏邪欣赏完凌菲战失态的样子,心情好受很多。

  “哼。”

  夏邪刚说完,只见凌菲轻哼一声,然后气鼓鼓的抓住绳子,用力一瞪就飞了过来。

  还……真过来了呀?夏邪吓了一大跳,想不到凌菲还是一个女汉子,真敢干。

  “你厉害。”

  眼见凌菲马上要砸到自己脸上,夏邪不禁为女孩的勇敢竖起大拇指,这可比他当初强多了。

  可是奇怪的是,凌菲并没有松手,然后又荡了回去。

  当凌菲第二次荡过来,夏邪催促道:“喂,你快放手呀。”

  “我……我不敢!”凌菲双手死死抱着绳子,丝毫不敢动弹。

  夏邪一脸黑线,忙展开指导:“你别怕,脚踩地上……再这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