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江临 > 十七、客到
  正当江流这小日子过得不错时候黑风山来了一个大人物,一个让向生和田光一起出现接待的大人物,仍然是一身兽皮随意披着,精干肌肉上纹着道道斑纹,仿佛一尊神话中的金刚。

  浮屠来到黑风山时微微散发出一丝气息,那股如同大漠黄沙被太阳下升腾的炎热气息席卷了山头周遭,向生和田光接到这招呼自大王厅而出,与他在凌空相对。

  因为功法原因田光散发的气息与浮屠截然相反,浩瀚如海,微凉润脾,但要说这气势上这精干汉子确实要更给人一种威压之感。

  黑风山的大妖们在三人空中交会时就扎堆溜到了一边,对于兽修精怪而言躲避这些神仙打架余波影响的本领和会打猎喂饱自己一样重要,

  向生抱拳先行礼道“闻名不如见面,浮屠尊者当真是人世间第一人。”

  浮屠盯着向生许久“你很好,很久没有见到如此出色的年轻人了,不知道你师傅的东西你学了几成。”

  向生微微行礼“自然是比不得家师,尊者谬赞了。”

  浮屠又看向田光“你这老鬼不在海上待着跑来西南干嘛,你就不怕那几条龙把你桃子吃光了?”

  田光微微一笑“你不也跑来这小地方,那几条龙要是想吃桃还是得趁我在,光吃桃哪吃得饱,还得有人陪着喝点酒。”

  “以后这里可不是小地方了,听说叫黑风山了是么?”接着浮屠从戒指里取出一颗通透的蔚蓝宝石“给你姑娘的,你这老鬼生姑娘也不会喊一声。”

  说罢田光做了个请的姿势带着浮屠进到翻新过后真正有了气象的大王厅里宴请浮屠,浮屠来时江流正在和师兄请教问题,天机戒和他说了浮屠和无涯子的情仇恩怨,江流自然知趣脚步一缩溜了出去。

  …

  江流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他溜出来趁着柒柒被田光喊进去的功夫和青鸾聊人生与理想,就差明摆着告诉栾青黑风山大王需要几只狐狸精侍寝什么的。

  底下的大妖正扎堆谈论着浮屠这个人的生平往事,江流在一边听着觉得这人还挺仗义挺讲义气原则的,但戒灵和他说的那些往年恩怨还是让他颇为头疼。

  听了半晌江流深吸了口气,独自走到那条哪怕山体大改造也未断绝的瀑布旁站着思考人生,浮屠粗旷低沉的声音在他不远处响起“是你。”

  江流看向瀑布另外一边出现的人影思考了一会回答到“你要是早点找到我,哪怕早上两个月,我巴不得把天机戒塞到你手上,可是我现在有给不了你的原因。”

  浮屠凝视着他,只是单纯仔细看江流,闪身间来到江流旁边,沉默着听着江流自说自话。

  江流犹豫了会“一开始我并不想要这个戒指,因为天机者的存在似乎意义就是去扛天劫,两个月前我只不过刚入修魂,我这辈子的理想就是混吃等死,有妞泡有酒喝,但是后来我发现,或许这天劫我不能躲在你们身后划水。”

  江流曾在空闲时和戒灵仔细的聊了一下过往,然后确定了一个事实,以往两任天机者,都是和江流来自一个世界,江流再分析了一下大环境,这个世界已经存在了何止千年万年,然而天劫却是从千年前来了第一波,又在无涯子那里来了一波,江流表示卡巴斯基,就是字面意思的卡巴斯基。

  或许无涯子和第一任都没意识到这天劫存在的意义或许就是一个杀毒程序,而他们三个天机者就是来自异世界的病毒。

  当然也可能天劫是一个不可逆程序,最终的结果是这世界败落成中州那方不生烟气的寂寥荒原。

  总之江流问了戒灵相关的很多第一视角历史事实,第一任天机者砍了天启之后根据戒灵的说法大限到挂了,第二任无涯子和天启同归于尽了。

  再分析传言中登仙境的强人正常活着七八百是没问题的,比如牧青现在已经五百多仍然活蹦乱跳在天池和美妇人么么哒,他真的很方,这里面问题很大东西藏得很深,已经不是他现在掌握的信息能够推测的。

  这个蔫坏的戒灵或许还有很多东西隐瞒着他,或者说戒灵也不知道的一些东西,这些未知因素还要再添加进去才能分析的更清楚。

  江流把玩着古朴的天机戒指“所谓天机戒也就是个大一点的储物戒指,要说稀罕顶多是这个戒指由龙脉铸成,戒成有灵,还有也就是前面两位大佬给留下的那些东西,你的身份地位肯定不缺这些灵器宝具之类。”

  浮屠眼睛眯了起来,炙热的气息凝固了周围。“想要有些东西,那就要握在自己手上,不在我手上我就不舒服,我不舒服就会很严重,因为我是浮屠。”

  江流掏出一坛酒丢给浮屠“老哥,你真是个简单直接的妙人,不过也好,多说无益。”

  然后掏出一坛自顾自饮了一口“那当如何,老哥划出道来吧,该来的躲不过,这事总要有个解决的时候。”

  浮屠没有回答他,扣掉封泥和江流撞了一下抬起酒坛便大口大口下酒,喝完沉默中将空坛顺着瀑布丢下,人影也在刹那间消失不见。

  不多时,向生慢慢走来江流旁边“怎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