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江临 > 远行
  向生悄无声息出现在江流旁边,用手扶住他的面额,挠了挠头思索了会“还不是时候。”随后手指划过,切断了从江流识海内被吸引出来的深红灵力。戒指红光闪烁,仿佛在傲娇的叫唤,但很快恢复了从前那副破旧模样。

  华叔和英姐出现在柒柒旁边把她护在身后,有些戒备朝向生拱手“见过前辈。”

  向生看向中州方向叹了声气,待江流手上红光收敛,向生收起封禁四周的灵力“你们都看到了?”

  华叔眼神一凝暗自戒备,低头拱手“不知前辈所谓何事?”

  向生皱了皱眉,把昏睡的江流用灵力托着放到草地上,背着手仿佛在思考怎么处理现在的局面。

  天机戒因为无崖子的道消魂灭已经彻底绑定了江流,但世间世事最是复杂,想要巧取强夺这天机的人大有人在,强如浮屠山的掌教浮屠尊者,卑微若匍匐在阴影的杀手刺客。

  历来天机戒寻主都是戒灵的自行选择,一段时间的隐觅之后天机会再度现世,然而这次的天机传承与先前不同,实在是江流修为有点过于渣,一个搞不好这戒指自己选择的主人怕不是连天启魔的面儿都见不到喂。

  当年江流一周岁拾回意识那一刻,牧青手中的天机戒就传出了讯号。

  牧青哪有什么观人命途的本事,当年天机戒给了他讯号时候,他重重舒了一口气,不用满世界找戒指的继承者了,然后转念一想这天机在师兄手上,在历任主人手上,那可都是牛哄哄的存在,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修为高,很高的那种高。

  于是满怀信心在那对年轻男女的见证下夸下海口“江流儿弱冠必腾龙~哦。”

  他以为他已经很保守的吹了个牛,然而当江流16岁堪堪要迈入修魂时候他赶紧把天机戒丢给了江流。

  戒指空间里的珍藏其实是无崖子给天机继任者留下的宝库,好在牧青也打不开这个戒指的空间,否则那些坛江流泡妹的美酒还在不在真的要另说。

  此刻的江流,正在天机秘境中和戒灵大眼瞪着眼,戒灵正用着无崖子那副仙风道骨的模板以一副教育后辈的姿态教育着江流,但江流在问了几个问题之后就不怎么打算理会戒灵了。

  比如天机戒的前任无崖子境界是登仙巅峰,劫魔天启几十年可能就会被金光孕育而生,至于境界,劫魔天启是登仙之上。

  所以江流对于戒灵说的人间大劫基本上没什么触动,因为他一个初探修魂的修行者还是很有自知之明,他板着手指给戒灵计算了一下,登仙大于入圣大于腾龙大于修魂,假设他天资优秀,五年腾龙,十年入圣,然后二十年登仙境,然而还是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天启再怎么说在字面意思上是大于登仙的。

  戒灵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想要教育江流,然而却有些无话可说,因为人间境纸面上最高境界不过登仙,至少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江流打了哈欠,只是把这个戒指当做了一个附带人工智能的储物戒指,吩咐戒灵给他找块低品位的灵石,他手头现在有比起拯救世界更重要的事情,证明给柒柒看他的机关鸟是真的能飞。

  戒灵正纠结的用手指计算江流给他公式,似乎,好像,有点道理,一抬头,江流神魂已经丢下戒灵回到了他的身体。

  江流睁眼看向了场上,似乎气氛有点凝固,随后他挑了挑眉看向师兄,仿佛在问“你这么舍得来了?”

  向生回了一个眼神看向江流的手“还不是要给你擦屁股。”

  江流抬手看向了手中的天机戒,虽然已经化为破旧模样,但他无时无刻都能感受到里面那个戒灵的存在,他纠结的看向师兄,眼神传达那意思“能不能不要这个戒指。”

  师兄摊手表示爱莫能助。

  想起自然就做,江流分出一丝神识像戒灵表达了他的意思,比如眼前这个年轻有为不滥情的师兄就是很好的人选嘛。

  天机戒何曾受过这等侮辱,咆哮着把江流的神识一脚踢出了戒指空间,江流只感觉被一尊黄铝大钟罩在他头上狠狠敲了一响,耳朵里反反复复轰鸣着那个“滚”字。

  华叔看着师兄弟二人的眼神交流,虽奇怪江流这的修魂修行者为何能与这位欲登仙而去的大修行者那副放肆模样,但在刚才向生沉默思考之时他已经做出了最坏结果之前的尝试。

  华雄这个境界的修行者已知天地大劫,作为琉璃仙岛这方修行势力的最高层之一自然对天机戒这种流传于人世间最上层的隐秘也有所耳闻。

  “在下琉璃仙岛华雄,这位是岛主田光的女儿田柒柒。”

  江流稀罕的睁大了眼“华叔你本名华雄啊,这威武的名字果然和你样子很配嘛,琉璃仙岛还有没有颜良、文丑什么的。”

  向生白了江流一眼,知道他又在胡说八道索性也不理会“琉璃仙岛?”

  这倒是勾起了他往昔的回忆,牧青是个好酒之人,人间有一种酒尤为别致,猴儿酒。

  琉璃仙岛虽然叫岛,却是地处陆块东南一个坐落于群岛之间的大修行势力,岛群里那座最大的主岛又名桃岛,上面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