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江临 > 劫色
  在江流口舌苦劝即干之后他算是体会到了眼前这个俊朗少年的执念之深,只好迂回劝诫用起了转移注意这一招式,平心而论江流大可以一指上北下南让少年四处去追梦,可倘若真的让他丧命旅程江流良心不忍。

  这时他倒是有些庆幸他蹉跎那些年做出的那些物件,稍微一提那些稀奇玩意儿少年郎对世界充满好奇的心思便收起片刻开始催促着江流让他开开眼。

  牧府大库里,江流一件又一件翻刨着当年的作品,而柒柒在他后边不远处充满好奇摆弄这些黏上了灰尘的物件,也没有顾忌自己一席白衣擦抹到灰尘染上一道道痕迹。

  江流翻了会回头一看柒柒已经满身斑驳,低头看看自己那身锦缎华服也变得脏兮兮,此刻他倒是羡慕起师兄那娴熟的灵力控制,至少他从未见过师兄用双手干这些粗活的时候,比如帮师姐烧陶罐都能那么轻松写意。

  想着师兄那些炫酷的操作,脑子一热江流也学着用灵力去把这些沉积的灰尘掸开,片刻之后,两个被灰掩盖了面目的人从仓库里走出来,后面的人型给了前面的屁股上一脚,露出明黄衣服。

  “华叔!”柒柒愤怒的朝着天空大喊了一声,正在暗处的大汉有些蛋疼的看着场中那个看不出模样的人,但是柒柒特意用灵力改变的声线他还是能认出来,而旁边女人已经笑得前仰后合。

  大汉闪身出现在两人身旁,克制着表情也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江流摸了摸鼻子,很明显这个大汉是在暗处保护这个少年的人,而此时他这个罪魁祸首只好笑一笑露出灰尘下面洁白的牙齿以示友好。

  他这一笑把一直憋着的大汉也逗乐了,本就蹦着的表情突然崩塌,大汉直接笑弯了腰,而后面的柒柒则是气的快要炸裂,抬起腿又给了江流屁股上一脚。

  大汉用灵力帮两人灰尘抹掉后一想起刚刚那副场景仍有些忍俊不禁,柒柒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你给我消失,还有告诉英姐不许笑。”

  伴随着某个角落传来的大笑大汉赶紧消失走人,再待下去估计没什么好事发生。

  柒柒捏着拳头让江流带她去洗漱,江流赶紧俯首遵命听候吩咐,叫来管家准备了两个厢房,自己也跑回自己的居室去洗一洗身子,换一身干净衣服。

  半晌,坐在躺椅上纳凉的江流感叹修炼改变生活,晋升修魂之后还没有好好巩固境界的江流在第一次意外灵爆之后有了一些经验,神识控制着灵力推动摇椅一摇一摆享受着晚秋的凉爽,渐渐就有些瞌睡。

  换上一套崭新白衣的柒柒大步走到半眯着眼睛的江流旁边,右脚一抬踩在江流椅子上“你也修行者,什么境界的。”

  江流瞌睡正浓,懒洋洋哼唧到“什么什么境界,照妖镜的。”

  柒柒想了片刻,再想想早上自己曾放下的豪言,脸有些红的用力瞪了一脚椅子“你逗我玩呢。”

  江流懒懒的翻过身屁股对着柒柒,显然不想和屁孩纠缠,这美好的下午就该美美的在阴凉之处睡一觉,反正什么都有府上的仆人伺候,他要的就是这种生活,恍惚之间他仿佛看到了老管家领着一排女仆向他走来,这口水不自觉就从嘴角流了出来。

  …

  江流时候就在这座府邸长大,据老头说是刚拾到江流那时候为了方便请嬷嬷来照顾江流这个屁孩特意在江陵城购置的,然而江流私下问过师兄,向生说其实他和桑葵也是在这座府邸里长大,真真假假反正老头不想说他们也问不出所以然。

  后来江流长大些后就被三位大佬卷起铺盖打包带走搬到了南山下,一住就是七八年,也只是偶尔再来这个宅院,照老头的说法,南山下的院子乃是依山傍水修行之福地,红尘中勿要滚滚。

  老管家知道府里的老爷公子们都是传说中的神仙之旅,十几年他已经从那个中年管家变得垂垂老矣,而偶然得见公子和老爷依然是当年那副模样。

  在牧府里当差对他而言算幸运的,份钱高又不用被主子刁难,反正几个月不见宅子主人这事他已经习惯了,平日里只需打扫好卫生,维护好里面的东西尽到本分即可。

  今天宅院的公子出现了,而且还特意嘱咐他去招上一批水灵灵的侍女,老管家露出某些心领神会的笑容后公子自然手脚大气,一张张大面额银票就塞了老管家手里,而他现在正带着巨款在人才市场按照公子嘱咐的条件寻觅合适人选们。

  恍惚间江流似乎闻到老管家带着一排水灵灵的姑娘向他走来,莺声燕语,粉脂柔姿,姹紫嫣红,身上的香味不住不住的往他鼻子里钻。

  江流满足的追寻凝香之源,直到感觉碰到了什么柔软,满脸享受在上面反复的蹭着。

  迷迷糊糊睁开眼看到近在咫尺的大腿,一抬头发现柒柒正面色阴沉的看着自己,而自己正一脸猪哥样抱在人家大腿上。

  江流一股恶寒,非常嫌弃的往后挪动,甚至一片儿屁股都悬在了摇椅外面。

  看见江流睡着放弃继续纠缠转而走到一旁看他熟睡的柒柒先是被他猪哥似的凑上来抱着腿拱,转眼间又被嫌弃的柒柒顿时心里转过千百个念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