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江临 > 向生与桑葵
  “师兄,您可飞慢点,如果方便的话再低一点,我可能患了恐高症。”

  “丢不丢人,丢不丢人,你好歹也是个修行者,超脱凡俗的存在,居然还怕高。”向生跨在仙剑前段上面正两腿一摆一摆的骑着他的仙剑,而后面的江流蹲在宽阔仙剑上紧紧地抓着向生的肩膀,大有一副随时会从剑脊上滑跌的样子。

  “师兄你是不知道那个狠心师傅怎么就能下那么辣的手,三万英尺的云底,敞开了!敞开了自由飞翔,我这心脏真受不了。”每每说到这里江流总是一副激动的样子。

  “让你好好学道法,腾龙之后自由自在的风你体会一次就会迷上。”向生张开了双臂仿佛要拥抱这片天地,夜晚的凉风自他的双颊流过,好一副惬意的样子。

  “腾龙的境界我可不敢想,对了师兄,你如果放开飞行大概是多少罩杯的速度?”江流被向生那份洒脱感染也开始放松起来,还有心情拿出一些仅记的段子来打趣向生。

  论实在的即使他跌下去向生也能接住他,可是一直以来双脚踏地的安稳让他享受不了这份刺激。

  向生听的有些不明白,刚要提问江流就自顾自的说道“如果风速够快,那么你的手就能体会的柔软,而越快的风能给你的感觉越强烈。”

  正回忆着过往岁月的江流突然发现向生低头用手掩住了面部,突觉好像尺度大了一点,好像这么多年感觉师兄随着师傅修炼道法是如此的单纯,哪怕出去历练也绝不可能有某些经历。

  再回忆师兄和师姐那纯纯的青梅竹马,江流好像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他试探的问道“师兄,听说江陵城花船的姑娘长的那是一个水灵呐。”

  向生深吸一口气“人间凿凿,千百年后也是一片荒芜,你切莫贪念这些东西,修正道求长生登仙地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东西。”

  飞剑上安静了片刻,江流再一次试探问道“不如,我们去空中看看情况?”

  “师兄你别这副打扮呐,要是被人看见了不喊抓贼把我们给暴露了。”

  “师兄你银票带上没有?”

  “师兄你这么紧张干嘛,你要淡定,和师姐说你去外面指导我的道法。”

  “师”

  向生敲了一下江流的后脑勺“我教你的敛息术学会没有,要是被师傅他们感知到可不得了。”

  “师兄你偷银票没被师傅发现吧。”

  向生受不了江流一直唠叨一把抓住他腾空而起,片刻后两个俊俏的华服公子哥从巷子里走出,朝前的那个姿态昂扬,一副春风得意,而后面那个则有些紧张拘束,眼睛不时飘向四周。

  江流往后看了一眼向生走路的样子实在有些受不了“师兄你可知道为什么贼容易被人抓到。”

  向生不明所以,江流把他拘束的样子模仿了一遍“因为贼眉鼠眼,引人注意。”

  向生瞪了江流一眼,拿出以往教育江流的样子昂首走朝前。

  “师兄,这边”

  姑娘霓裳半倚船,琵琶音,古筝弄,夜晚的江陵河畔好一副热闹繁华之境。

  江流丢给船翁一块碎金,最考眼力劲儿的妈妈们自然殷切围上来推荐自己手下的好姑娘,江流搂住师兄的肩膀在他耳边轻声问道“师傅不会心疼这些钱吧。”

  师兄正扭捏着不敢和那群即将围上来的姑娘对视,低声说道“尽管花,师傅穷的只剩钱了。”

  江流一听这话就放心了,让妈妈带路去到花船雅间“把好的姑娘都叫上,今晚我大哥开心,都有赏。”说罢一把碎金就如同石子儿似的撒了出去。

  拾了赏的姑娘们那叫一个笑容洋溢,尤其是大哥“可爱”的样子更是让姑娘们欲罢不能。

  藕臂葱指的“不经意”碰撞让初识这份阵仗的向生越发心痒毛抓也越发感到内心里某些东西蠢蠢欲动,记得清东西南北的江流看见师兄那番样子觉得今晚如果不解救他一把可能明天自己会被灭口。

  拍了拍手江流清了下场子内的声音问师兄喜欢哪个姑娘,师兄有些扭捏的选了个身形有些微胖姑娘,而江流一看这个姑娘心里咯噔响了一下,这姑娘不就是师姐那个身材么。

  江流有点心虚的声试探道“师兄要不换一个?”

  而此刻向生早已将师弟丢往一旁,和姑娘交杯换盏不知江流何物了

  …

  夕阳映江,树荫将影子投到下方躺在椅子上纳凉的桑葵脸上,桑葵眼睛跟着柳叶在风里摇摆,扭过头,以往在花田里行剑的师兄已经几天不见,另外那个时不时拿出玩意儿来逗她开心的师弟也不曾出现,桑葵皱了下眉头看向一如既往在渡口打坐的师傅。

  一个闪身,桑葵坐到了师傅旁边,鞋底轻轻拨动脚下的流水“师傅,他们师兄弟两人哪去了,这可好几天下午不曾见过人影了,而且吃饭时候也是神经兮兮的。”

  老头眼睛未曾睁开,只是淡淡应和了一句“自是去修行了。”

  桑葵眉头越发奇怪,脑海里回忆着这两天师兄弟二人奇奇怪怪的行径。脚下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