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江临 > 三十四、傲娇烙印
  江流躺在柔软的虎皮大床上,偏着头望着窗外的夜空,上面有亮星,有银河,有深邃黑暗,不知道当年老头在屋顶独自饮酒时看到的是什么风景。

  微微闭上眼,那些年的理想似乎已经唾手可得了,可人总是会被很多很多的因果客观束缚,所谓随心所欲谈何容易,何谈容易。

  渐渐的江流意识仿佛走到了那曾经的街道上,周围还有人闲聊,嬉笑声、惊叹声入耳让江流有些迷糊,抬腿行走在熟悉而陌生的砖块路上他隐约中江流总感觉有些不对,却又说不上哪里让他感觉突兀,直到那只幽暗的怪兽从角落里冲出来用那知道该说是利刃还是爪的前肢把上一刻还在言笑的年轻人剖开,洁白的衬衫染上鲜艳的血液随着肉块重重砸到了地上,而那年轻人嘴角的微笑都尚未闭合更别说反应过来发出痛苦的呻吟。

  明明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但偏偏画面慢放着一帧一帧印在了江流瞳孔里面,脑中传来了巨大的疼痛,他手成爪下意识就要将灵力凝聚成几根标枪将怪兽钉死在墙上,可他只凭空挥舞了一下手臂,没有那么称意形成灵力洪流,在江流抓着脑袋思考这一切的不对劲时,那怪兽的镰刃已经近在咫尺由上而下挥舞而来。

  画面很慢,可江流想滚离这刃斩的轨迹却力不从身,就在江流咬牙准备承受死亡时一枚小小的符印在他额头上方顶在了刀剑,他看了又看上面的花纹,熟悉却那么陌生。

  灵巧的怪兽一刀不成似乎恼羞成怒,另外一只前肢从另外的角度挥舞而来,淡淡的灵力自烙印前形成一个透明圆盾包围着江流,残留血迹甩出一条痕迹却在离江流咫尺的地方不得寸进。

  怪兽往后跳开,一个蓄力之后整个身躯凌空跃起,两个前肢并行朝着江流压来,但刃尖尚未接触到烙印时一股深红的灵力便如同火焰一样染上了怪兽身躯,没有嚎叫,就如同一桶清水冲刷染在玻璃上的墨汁一样化为虚无,同时化为虚无的还有境中的高楼和大街,待江流回过神时他已经来到了自己的识海内。

  江流哑然失笑,那枚安静旋转烙印不正是自己的天地烙印么,将菱形小烙印拉到身前用手指轻轻捅了一下,调戏下这烙印的指尖才堪堪碰到,江流这缕神识念头就被赐了一发十万伏特。

  好一刻,哆嗦完的江流“敬畏”的看了看自己这个烙印,默默叹了口气,惹不起惹不起,戒灵和烙印都是自己开门入住大佬,他这房东管不了,回忆刚刚那谜一样梦境里烙印保护了自己江流也不和它置气,念头一转心神便回到了外面。

  轻轻吐出一口气,抬眼窗外的天空已经泛白,自从修仙凝心后江流就很少有梦境,但因为做个梦就患前思后也太费功夫,江流双眼放空,回忆着梦境里那些场景嘴上露出轻轻的笑容,起码再回到从前的街道上回忆了一番。

  江流伸了个懒腰,腿在光滑皮毛摩挲一番之后整个人弹起,稍一打整就串去龙脉凌空,每日俯瞰这片山河也是江流不多的小趣味之一了。

  雾气尚未散尽,烟雾缭绕着诸多峰峦,隔夜的寒还轻轻随着白雾披到江流的身上,江流刚打算回去使唤小妖弄点东西垫垫肚子时白雾凝结成一条淡淡虚影,虽未成实体,但江流从那双瞳里读懂了意思,那双瞳他不久前似乎才见过,就在龙脉破封的那天。

  嘴角一翘,下一刻他就坐到了老树精刚弄出来的台上闭目冥思等待聆听龙脉的启迪。

  “这小娃可不争气。”待江流回过神来又回到了他的识海,龙脉化为一尊虚影,而旁边天机还是借着那副样貌和他侃侃而谈。

  “可借了你的福气,比之前已经进步太多了,虽然还差了点意思。”

  “你可别抬举他了,这是差点意思的意思吗?”龙脉淡淡的看着进来显露出身形的江流儿,虚影虽然威严,可眼神里的意为比看不起的歧视更让他火大,江流知道自己的斤两,就着龙神的话头摆出一副谦卑的姿态“如果有可能还请龙脉大人提携一下。”

  龙脉转过身遥望那烙印“能赐予的福泽便早都已经给你了,再多就坏了根源,你这小子好不争气。”说罢渐渐淡去了身影。

  江流愣愣的看着天机,这龙脉也忒高傲,话都不好好说几句便自己走了,再说自己的识海什么时候成了旅游景点被这些大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了。

  天机披着那副皮囊乐呵呵的笑着“天地成一体,想必龙脉是感应到了什么才会耗费良多出来短叙两语,不知中州此番是什么模样。”

  江流皱着眉头,再联合梦中一景有了些推测,但此刻也无法确认发生什么,照已往中州探返的消息来看那些由金光而生的幽灵不过是些道行浅薄的小怪,连稍微有些修为的小妖和人类修士也能灭杀大片。

  无心继续和天机唠嗑,反正这老货嘴紧,他不想说再怎么撬也无济于事,打了个招呼便出去起身去刚设立不久的探查部找来负责的鹰妖,让这个分部的情报员抓紧探查情报。

  而识海内,天机乐呵呵的面皮上有了些变化,看着江流天地烙印的眼睛就如同老头醉意朦胧登高望月那般迷离。

  另一边,那群因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