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误惹豪门:强娶迷糊小甜妻 > 24.以为她好欺负?
  莹白色的聚光灯下,能够清晰的看见,女子右侧肩胛骨上,纹着一只莹白的蝴蝶。

  莫南爵一瞬不瞬的看着全身心投入演奏的她,男人眼角轻眯起,也许之前他还没有十分的把握,可是现在,他完完全全确定,就是她!

  在他十二岁那年,莫家曾经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变故,他本是跟随家人出逃,却不慎走失,在一家酒店的宴会厅里,他看到了她。

  那时候的她,一身雪白的公主裙,坐在纯黑的钢琴前,小手白嫩,年级尚小,便已能弹出十分好的曲子。

  他几乎看的痴了,情不自禁的想要去她说话,却被一个男人厉声打断,那人便是童染的父亲,童明海。

  更可恨的是,童明海不仅不让他和童染说话,甚至在发现他就是莫家少主莫南爵之后,直接将他抓起来卖给了仇家!

  他几乎是受尽折磨才逃出来,这份‘恩情’,他莫南爵一生都不会忘记!

  一曲毕。

  童染起身鞠了一躬,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所有人都点头称赞,她确实弹得太好了,动情之处,甚至都让人有想哭的冲动!

  在童染弹奏的时候,莫南爵修长的指节随着她的节奏在腿上轻敲着,男人星眸浅眯,似乎很是享受。

  这般优美动人的曲调,任谁都会沉溺其中。

  阮亦蓝坐在钢琴旁边的沙发上,长长的指甲几乎掐进肉里,她暗自咬了咬牙,当童染拖着长裙经过她身边时,飞快的伸出脚一绊!

  嘭——

  童染被这么用力一绊,身体蓦地向前倾,整个人摔进了钢琴边上摆满酒水的台子里!

  各色酒水混合着冰块洒了童染一身,桌子被应声而倒,发出巨大的响声!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了过来。

  童染将痛呼声咽回去,摸着摔疼的屁股站起来,浑身都湿透了,深蓝色的丝质长裙紧贴在身上,隐约印衬出玲珑有致的身材,她转过身看向阮亦蓝,“你觉得这样好玩吗?”

  “你说什么?”阮亦蓝故作惊讶的看着她。

  “你这样绊我一脚能得到什么?”童染仰起脸,顺手抄起那边桌上的酒杯,直接朝阮亦蓝脸上泼了过去!

  倒好的酒都是淬了冰和柠檬汁的,泼在脸上冰冷刺痛,阮亦蓝尖叫一声,噌的一下站起身,伸手指向童染,“你居然敢泼我!童染,你简直是活腻了!”

  童染冷冷的看着她,清美的小脸带着几分傲然,“你能绊我一脚,我自然也能泼你。”

  “我绊你是因为你活该,不代表你可以泼我!”

  此话一出,大家瞬间心知肚明,阮亦蓝更是脸上一红,顿时明白了过来。

  她居然激她的话!

  童染拿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酒渍,递着阮亦蓝略微慌张的神色,勾了勾唇。

  以为她好欺负?

  她没有将她推进酒堆里就不错了!

  “没教养!被赶出家门的人就是这样!”阮亦蓝轻蔑的看了一眼童染,面带嘲讽的走到她身边,“童染,被洛家赶出来的感觉如何?被你的情哥哥抛弃,是不是觉得痛不欲生?洛氏已经是一堆没有人捡的垃圾了,亏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勾|引男人!”莹白色的聚光灯下,能够清晰的看见,女子右侧肩胛骨上,纹着一只莹白的蝴蝶。

  莫南爵一瞬不瞬的看着全身心投入演奏的她,男人眼角轻眯起,也许之前他还没有十分的把握,可是现在,他完完全全确定,就是她!

  在他十二岁那年,莫家曾经发生了一次巨大的变故,他本是跟随家人出逃,却不慎走失,在一家酒店的宴会厅里,他看到了她。

  那时候的她,一身雪白的公主裙,坐在纯黑的钢琴前,小手白嫩,年级尚小,便已能弹出十分好的曲子。

  他几乎看的痴了,情不自禁的想要去她说话,却被一个男人厉声打断,那人便是童染的父亲,童明海。

  更可恨的是,童明海不仅不让他和童染说话,甚至在发现他就是莫家少主莫南爵之后,直接将他抓起来卖给了仇家!

  他几乎是受尽折磨才逃出来,这份‘恩情’,他莫南爵一生都不会忘记!

  一曲毕。

  童染起身鞠了一躬,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所有人都点头称赞,她确实弹得太好了,动情之处,甚至都让人有想哭的冲动!

  在童染弹奏的时候,莫南爵修长的指节随着她的节奏在腿上轻敲着,男人星眸浅眯,似乎很是享受。

  这般优美动人的曲调,任谁都会沉溺其中。

  阮亦蓝坐在钢琴旁边的沙发上,长长的指甲几乎掐进肉里,她暗自咬了咬牙,当童染拖着长裙经过她身边时,飞快的伸出脚一绊!

  嘭——

  童染被这么用力一绊,身体蓦地向前倾,整个人摔进了钢琴边上摆满酒水的台子里!

  各色酒水混合着冰块洒了童染一身,桌子被应声而倒,发出巨大的响声!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聚集了过来。

  童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