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节 家
  ()  拜别老夫人,云烨迈步进入大营,一一查点了所运输的物资,分门别类做好账目,核查一遍后见没有大的出入。就抱着账本来到节堂。他本不是一个细心的人,也不是一个能克制yu望的道学士。只是借着清理账目的机会来平静一下杂乱的心思,就在刚才,老夫人抱着他一会儿哭诉云家的苦难,一会儿又感谢苍天的仁慈,那一瞬间,这个可怜的妇人确确实实的认为自己就是云家所剩的唯一苗裔,心安理得的发泄十五年来的悲欢喜乐。云烨贪婪的享受着亲情的温暖,一面又遭受着心灵的鞭笞。好在自己也姓云,也曾祭拜过祖祠,就连自己也不相信血脉在绵延一千四百年后还有多少相似程度。不管了,云烨一向是个豁达的人,既然命运这么安排,就有这么安排的道理。老天最大吗,没见老夫人在感谢苍天把孙子还给自己,理论上讲自己还真是老天给扔到唐朝的。既来之。则安之。想通之后脚步快了几分。

  节堂,这是云烨的称呼,事实上他叫议事堂,老程坐上首主位,案几上插满令箭,一把仪剑放在剑座上,以示威严,旁边黄se锦盒里有半面虎符,这是调兵遣将的权利象征。这次陇右之行属于军事调动,意在威慑,不在征伐,所以老程只有半面虎符,以督军事,要不然自己就要称呼老程为某某总管,军政一手抓,权势熏天,像兰州这种小城早就战战兢兢任由大军出入,哪敢像前几月跋扈嚣张。老牛坐在左手第一位,黄志恩坐在老牛背后,桌案上摆着笔墨纸砚他是作为书记官才有座位的,剩下的将校全都披挂整齐肃立两厢。

  云烨报名入内,不敢不报,否则要杀头的。

  “左武卫粮草都督事,蓝田侯云烨拜见大将军。”一个军中单腿屈膝礼拜了下去。没办法,李唐为了表现主将的威严,不论是谁,只要是你是大将军属下,在这议事堂就必须正规行礼,稍有差错,轻则军棍,重则要命。

  “本帅命你督运粮草,可有差池?”头一回听见老程语音里的金属意味。

  “回禀大将军,左武卫粮食共计十万零六百石,足以供应大军十五个月。另有马粮一千八百担,食草五万束,盐五百担,肉干两万三千斤,其余杂粮七百石,现已全部抵达大营,请大将军查验。”说完双手递上账簿。亲兵接过账簿放在老程案几上。老程只是说声知道了,就挥手让云烨退下。

  看来云烨是最后一个向大将军缴令的将官。

  “老夫已向兵部缴令,后ri大朝会,凡我左武卫六品将官都需上朝觐见陛下,不得失礼,不得逾矩,有违者重责。诸位两年未曾归家,老夫也不是不近人情之人,特许尔等两ri假期与家人团聚。两ri后的此时老夫聚将。无故不到者按军律处置,不得容情。现在散去吧。“众将齐声到诺,遂鱼贯出营。云烨刚要出去,被老程叫住,抛过来一个布袋云烨接住打开看却是一布袋宝石,花花绿绿的乱晃人眼。

  “这是老夫与你牛伯伯一点心意,你身无长物,与亲人相聚总的有拿得出手的礼物,你老师的遗物不许分给弟妹,老夫还要用它为你求一门好亲事,记住了。”早就不怕老程给自己找老婆这回事了,能怎么样?自己的爱情早被老婆那走了,现在就剩下一个躯壳,传宗接代是必须要考虑的事,只有不是太难以接受,管他是谁呢。

  恭恭敬敬的拜谢了两位老帅,结果被踹出议事厅,变态狂一样眉开眼笑的找到旺财和亲兵。自己要回家,这些有家的亲兵每人发十贯钱回家,等到回封地的时候一起再走。剩下十一位天地不收的光棍汉则随云烨到云府休息。

  朝廷把早年间发卖的云氏老宅又收回来,并装潢一新,特地请老夫人看过,连里面的家具,瓷器,古玩,一应生活用具都配备齐全,这让老夫人又哭了一鼻子。

  十三个人,十四匹马,快速穿过金光门,进到长安城,城关已闭,要不是老程向兵马司求来特许,就只有明天ri出时再进长安。云府新晋侍卫头头庄三停似乎知道侯爷的心思,一路快马领路穿过聚德坊,西市,延寿坊,最后来到云家所在的永安坊。云烨没心思看长安夜景,只觉得人来人往,甚是繁华,西市甚至尚未关闭,灯火通明买卖红火。

  一个站在永安坊门口的下人看到十几匹马在宽阔的长安大道上飞驰且全身甲胄,就知道正主来了。撒丫子往回跑,边跑边喊:“侯爷回府了,侯爷回府了!”引得路人侧目,也不知道是个什么侯爷这么大谱?

  云府新修的高大门楼上挂着四个硕大的红灯笼,用黑笔上书巨大的云字甚为嚣张,红se西域毛毡铺在门口,也不管才停的大雪,府中大大小小的女人带着三四十个全身素净青衣的仆人眺望坊门,路对面站着坊官,也就是居委会主任,全部恭敬地看着疾驰来的十几匹战马。云烨在府门勒住战马,就见云府中门大开,老夫人穿着诰命贵妇官服站在大门内泪眼盈盈的看着全身铠甲的云烨,这个祖母什么都好,就是太爱流眼泪了。

  云烨幸福的腹诽着下了战马,其余战马都被仆人带去马厩,唯有旺财谁拉咬谁,固执的跟在云烨身后不离开。庄三停知道旺财在侯爷心里的地位,阻止了要强拉的仆人。

  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