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四十节 大蝗灾
  ()  “明年有蝗灾?”

  老程抓住云烨肩膀看着帐外明媚的阳光有些匪夷所思,什么人能预知后事?虽然云烨表现的与神仙已经没有多少差别,老程还是很怀疑这句话的真实xing。不是他不相信云烨所说,而是此事关联甚大,万一出现意外,一个妖言惑众的帽子就会扣下来。尤其是现在全国人心不稳的时候更需要谨慎对待。如果不理睬,这当然是最稳妥的办法,没有人会知道,也就不会有麻烦,可是一想到云烨描述的可怕灾情,赤地千里,易子而食,连老程这种shā rén如麻的悍将都不寒而栗。彻底是一个死结啊,如果只是自己老程或许不会这么为难,现在云烨刚刚找到家人,云氏家族兴旺可期。这小子要是折损在蝗灾上,太可惜了。

  “伯伯无需为难,家师已是神仙般的人物,虽然小侄亲手焚化了他老人家的遗体,并撒入黄河。小侄依然不能确定他老人家是否已死,恐怕逼小侄入世才用的这一招金蝉脱壳之计,这也不是第一回了。上一次因为逃避伊斯兰教追索,只好装死,身上都长蛆了,小侄那时才八岁,费尽力气挖了一个能容下身体的坑,不想家师又活过来带着小侄狂奔三百里,才摆脱那些回回教的追索。他老人家既然说明年有蝗灾,那就一定有蝗灾,绝不会出错。”一席话说的老程瞠目结舌,长蛆的身体还能活过来,这是滑天下之大稽,要不是見云烨满脸正经,说不定一脚就揣上去了。老程刚要张口,云烨止住老程。

  “伯伯的顾虑小侄焉能不知,小侄既然已经入世受陛下官职,得人钱财与人消灾,本就是世间真理,小侄相信家师,以命赌一次家师话语的正确xing是为人弟子的责任,此事小侄决定独自上表,程伯伯就不要趟这趟浑水了。”这是云烨第一次决定要做一件事,路上就想好了对策,回想起后世在电脑上看到的非洲大饥荒,那个被秃鹫盯上的奄奄一息的大头娃娃,那个本应该曲线玲珑的少女却如同骷髅一般卧在草堆上的惨状,云烨头皮就发麻,如果不给李二君臣提个醒,一旦蝗虫袭来,整个关中就会成为人间地狱。史书有记载:关中皆蝗,食禾稼草木俱尽,所至蔽ri,碍人马不能行,填坑堑皆盈。这一定是上亿只蝗虫才能形成的规模。这些蝗虫不是在吃草而是在吃人,云烨绝不会眼看着它发生。

  老程有些愕然,这还是平ri里嬉皮笑脸的少年吗?这还是被自己一脚一脚踹来揣去的皮孩子吗?刚才云烨说到,不能任由这天灾发生而无动于衷时,老程就觉得有些不同,这孩子长大了,有担当了,不管明年有没有蝗灾发生,云烨的勇气,善良就不是那些蝇营狗苟者所能比拟的。转身从塌下掏出一个黑se釉鑵吹去灰尘,敲开泥封,大大灌了一口,递给云烨,云烨也不言语举起罐子也大大喝一口,双手还给程咬金。老程与云烨相视一眼,而后哈哈大笑。老程笑大唐又有一位贤才成长起来。云烨笑自己终于打破了自己为人处事小心谨慎安全第一的原则,胸中燃起浓烈的战意。怪不得后世网站上有人叫嚣:宁可做几分钟英雄,也不糊里糊涂白活一世。做英雄的感觉不错,起码骗了老程封藏多年的美酒。等到要和第二口时,却听老程说了声此事听老夫谋划,不得自作主张,又被老程踹出帅帐。

  英雄是什么?这年头斩将夺旗的不算英雄,见多了,尤其左武卫诸将有几个没斩杀过几员敌将。早就不新鲜了,如果你能把一头犍牛单手放翻再一刀捅进心脏,让牛血一滴不落的流进盆子,那你就是真正的英雄。现在程处默就在这么干,赢来满场喝彩。这家伙坐立叼着带血的jun1 cì,双臂一较劲就把牛挂在横杠上。马上就有屠夫给牛开膛破肚。满军营都成了屠宰场。大将军下令所有带不走的牛羊全部宰杀制成肉干,云烨又把内脏制成香肠熏制后晾干储存起来。左武卫在疯狂储粮,众军士不明白为什么,以为要处战,个个兴奋异常。

  大将军已经十几天没笑脸了,太子殿下十几天没笑脸了,才回来的牛副帅眼睛红红的像要吃人。长孙无忌大人又来了,急匆匆的又走了,刚刚被陛下封为蓝田县侯的云烨大人也是几天没笑脸了。出大事了。难道说突厥人有进关了?

  “真的会有蝗灾?”这是牛进达十几天来第五六十次问云烨。

  自从程咬金把这事告诉太子,并由太子以家书方式传递给皇后。老程就开始疯狂的囤粮行动,满陇右多余的粮食全部大量收购,乘着秋末牛羊肥硕,开始大批宰杀。并派出狩猎队在陇右群山间猎杀野味。程咬金的行动自然惊动了长孙无忌,惊问缘由后,也开始囤粮导致陇右粮价大涨。刘福禄第一时间给云烨送来了五千贯铜钱,再也不提粮食抵账的说法。源源不断的粮食运进军营,每凑够一万石就由一百太子右率士卒押运前往长安。陇右辅兵驾车负责运输。长孙无忌更黑,以食盐换取吐谷浑牛羊马匹,再以牛羊马匹换取粮食,两面取巧,开始疯狂掠夺吐蕃,吐谷浑本就不多的粮食。一方面为筹粮,另一方面也为降低这两国发动战争的能力。

  牛进达高高兴兴回来,宣读了李二陛下晋升云烨为蓝田县侯的旨意,程咬金也以建材有功官进一阶成为从二品的镇军大将军。牛进达成为正三品怀化大将军,程处默官进正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