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二十七节认亲
  ()  程裴氏扶住摇摇yu坠的云老夫人,旁边机灵的丫鬟已经把木凳搬了过来。云老夫人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木牌,就像见到绝世珍宝一般,本来心若死灰的老夫人,自见到木牌的一刻,眼中的枯涩之意一扫而空,云家只要有男丁活着,香火不绝,她云何氏就对得起云家列祖列宗,两个丫头就有依靠,自己就算立刻死去也含笑九泉。

  “程夫人,木牌主人在哪?为何自己不来?”惊喜过后,云何氏心头又升起疑问。

  “烨哥儿如今就在陇右左武卫大军之中,没有军令何敢私自回京。恭喜老夫人,您那孙儿实乃人杰,区区十五岁就获封平安县男,就职于兰州折冲府行军参事书记,从七品官员哪,这还是朝廷查录官员随访原籍才发现您和烨哥儿有亲,烨哥儿原以为自己是孤儿,自幼被恩师养大根本不知道还有亲人在世,官上将你们尚在的消息告知,竟欢喜的吐血,醒来后就命人快马回京托付妾身寻找你们的下落,妾身前后打听,才找到老夫人,这里还有烨哥儿的书信。”说完又拿出云烨的书信。云老夫人接过书信,拆开,见满篇的纤细的文字不知使用何笔写成,望之怪异却又不难看,甚至有几分美感,从左向右横着书写不同别人从右往左竖着写,云老夫人强忍着不习惯慢慢诵读。云烨在信中说明了自己的来历,当然是编造的来历,为增加可信度强调了自己是由恩师在混乱的长安捡到的,木牌当时就戴在身上,那是自己身世唯一的证明。恩师捡到自己后遍寻不着云氏族人,觉得乱世将至,只好带着襁褓中的自己离开长安,隐居于陇右荒原,直到恩师逝世才在五月初回到人世间,想请族人帮助找寻父母。

  看到这里,云老夫人老泪纵横,嘴里不住的说:”你能是何人?你是老大的孩子,你那苦命的母亲为救你一命,在生下你的第三天就抱着你逃出云府,你父亲为救你活活被砍死,我抱着你父亲亲眼看着他死在怀里。老身原以为弱母幼子是不可能在追捕中活下来,想不到老天有眼,你终是给云家留下一根苗裔。”俯身抱起腿边的二丫,亲了又亲,弄得小丫头不知所措,忽闪着黑亮的眼睛怔怔地看着nainai。

  “这是府上的小姐吧,长得真俊,过几年不知会有多少俊才争相下聘呢”程裴氏捏捏小丫头脸,顺手就把一个翠绿的玉锁挂在小丫头的脖子上,又抱起大丫头,旁边侍立的老仆打开一个锦盒里面有一只nai白se的镯子,程裴氏取过玉镯套在大丫头手腕上,镯子有些大,程裴氏笑道:“现在有些大,过两年就合适了,老夫人有这样的孙子,孙女真是福气啊。”云老夫人出身在富贵人家,也见过不少珍宝,程裴氏送给两丫头的见面礼都是难得地极品玉石,原想阻止,但云烨信中交代的明白,程家好意不必拒绝。所以也就顺势收下,这人情想必烨儿有办法还回去。云老夫人现在是一副有子万事足的感慨,自己云家穷困潦倒还有什么好被图谋的,烨儿如不是云氏子孙以他的爵位要想霸占云家不费吹灰之力。再说烨儿在信中说,万一自己不是云家人,也会终生抚养云氏孤寡,叫云氏族人尽管放心住到自己的封地,他已请程家帮她们建造房屋,今后不会有任何云家族人会受到伤害。想到这里,老夫人心内暖暖的,对程裴氏说:“家中鄙陋,但客人至此还清饮一杯清水。”

  进到屋内,程裴氏唏嘘不已,破败的四壁,能见到天空的屋顶,狭窄的草屋内只有一床,一织机而已,用土垒成的台子上放着三个粗瓷大碗,里面装着能照出人影的稀粥。心下暗然:“老夫人竟困顿至此吗?”抬头见正面墙上挂着六福人像,下面摆着六个灵位。遂俯身一拜,云老夫人在一侧还礼。“这几位就是云家逝去的男丁吗?”云老夫人答是。“却不知哪位是烨哥儿的先祖/”老夫人笑而不答,对程夫人说:“不知有没有见过烨哥儿的人,老妇认为烨哥儿八成是老妇长子嫡孙。”程夫人拍手叫好,转身吩咐官家唤程东几人进来,不一会几条壮汉走进草屋,躬身与程夫人见礼。“程东你们几个是见过云爵爷的,可还记得爵爷相貌?”程东拱手回答:“禀夫人,爵爷礼贤下士与小的等人相处甚欢,小的记得爵爷相貌。”

  “既然如此,你们看看墙上画像,有和爵爷面貌相近的吗?”

  之见四条大汉手指齐齐指着第五幅画像,齐声禀告:“夫人,这幅画像与爵爷几乎没有区别,只是年纪不对。“

  “对的,对的,这是老妇大儿子二十五岁时的样子,烨哥儿今年只有十五岁,年纪相差十岁自然有些不同,可怜我那儿媳,寒风夜抱着爱子出逃,孩子被恩人救走,她却下落不明,只怕一凶多吉少啊。”见老夫人又落泪,两个小丫头也抱着老夫人哇哇大哭。程夫人陪着掉了一会眼泪,想起自己此次前来的任务,遂擦擦眼泪对老夫人说:“老夫人节哀,人死不能复生,如今找到烨哥儿,是大喜的ri子,我听说陛下已经下旨,云氏族人奴籍者解除奴籍,贱籍者抬等,容留于平安县男府邸,相信不久,您的晚辈就会齐聚,待烨哥儿从陇右回来,全家相会是何等欢快之事,今后只有好ri子,您应该高兴才是,否则到烨哥儿回京您身体垮了,您叫妾身如何面对他。”

  在程东几人指向大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