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四节 输血
  ()  程处默灰头土脸的回来了,憨厚的面容此时充满了愤懑和悲伤,众军士想要去安慰,见他通红的双眼却又黯然退下。云烨站在种了土豆的缸边拿一小铁耙正在给土豆苗松土,这在他看来,自己不是在给土豆松土,而是在伺候满缸的铜币,每松一下土就仿佛听见铜钱在哗哗作响,他深深的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之中。五天前土豆苗终于钻出土,两片嫩嫩的叶子顶在芽尖,翠绿se的叶片证明植株营养良好,云烨也就放下心来,特地与程咬金连干三杯以示庆贺。松完土,正准备洗手进帐,却见程处默站在帐前,满眼全是恳求之意,泥土,血渍糊满盔甲,左臂隐隐还在流血。云烨大吃一惊,上前抓住他的胳膊,右手的小刀已挑开衣袖,一条两寸长的口子正汩汩地冒血。急忙跑进大帐,翻出急救包,让程处默坐下,准备给他处理伤口。程处默却止住云烨,嘴张了半天挤出几个字:“我没事,救救我兄弟。”说完就扯着云烨往前营就走。

  程处默的弟兄很惨,身中九刀,都是在战场打过几次滚的好汉,中刀时刻意避开要害,否则早死了,就这样也失血过多,人陷入昏迷,随军医师连连摇头,称已伤根本,无力回天。云烨不明白,只不过失血过多而已,补充完血液,只要没并发症,一两个月后又是一条活蹦乱跳的好汉,怎么会没救?再说我手里还有消炎药,当初因为是去乱石区救人,乱七八糟的药品背了不少,为这队长那混蛋连食品都没让多带,要不然我也不会为水跑那么远的路,弄得一下子跑到唐朝连家都回不了。心头有了主意,也就不慌张了,把程处默按在条凳上,取出缝合针泡在酒jing里消毒,拿镊子夹着药棉给他清洗伤口,程处默对酒jing刺激毫无反应,嘴里不住自语:“他是替我挨的刀,这几刀本应我挨的,是我没用。”云烨也不理他,见伤口清洗完毕,穿上肉线,给他缝合伤口。程处默在自伤自怜仿佛肉不是自己的任人施为。旁边医师大吃一惊,见一个少年拿针在缝伤口,人不是衣服,怎么能用针来缝?正要阻止,却见少年朝他招手,凑到跟前。那少年说:“看好了,下次有这样的伤口,清洗干净后,用针就这样缝起来,有利于伤口合好,记住,线用羊肠线,就是把羊的肠衣割下来,晒干用烈酒浸泡,然后就可使用。‘话说完,手上的活也做完,掏出云南白药,洒在伤口上,用绷带包好,做的熟练无比。医师有些想相信这少年是一位医者了。

  程处默此时仿佛活了过来,刚才无意识地拉云烨过来,只是想找一位亲近的人给自己安慰,替自己承担痛苦,这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这时?云烨熟练无比的给自己处理伤口,且是从未见过的方法,这让他又燃起希望。

  “阿烨,救救我兄弟,救救我兄弟,你一定有办法,你一定有办法的是吗?”

  “我当然有办法,不出意外,你兄弟死不了,两个月后,又是好汉一条。”

  那军医睁大了眼睛,如不是刚才?云烨处理伤口井井有条,早就破口大骂了,没见过这样的医者,伤患全身失血过多,此时气若游丝,一口气接不上来就死的不能再死了,还口出狂言,保证救活伤者,还好汉,侥幸活下来也就在床上喘口气罢了。且听他如何救治,反正在自己看来,伤者十成死了九成九,就让他折腾吧。

  “我兄弟会没事?”程处默以为自己听错了,赶紧追问一句。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说他死不了,他就死不了,让开,别挡着我救人。”听了这话程处默嗖一声就跑到云烨身后,眼睛一眨不眨的准备看云烨怎样救人。云烨拿出手机打开照明功能,让光斑照在伤者的瞳孔,?瞳仁还有收缩变化,心中感叹;这家伙生命力真强。

  “我现在要用血,人血,用你们的血救这家伙,谁愿意献出来?”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众rén miàn面相觑,犹豫半晌,程处默咬牙迈出一步:“阿烨,用我的,反正我的命也是三停救的,就当还他一命好了。”云烨眼中露出不可抑制的欣赏之se,心中不由得为程处默喝一声彩;“好汉子”。正要解释输血死不了人。却见一只大手就抽在程处默的后颈上:"老子还没死,什么时候轮到你,云小子,是非得自己人的血,还是是人血就成?”谁都没发现,老程不知何时站在门口,满身战甲,掌中横刀上血迹斑斑,看来刚刚杀完人,杀气逼得云烨几乎不敢直视。

  “伯伯,只要是人血血型合适就没问题。”

  “那你看看这些家伙成不成?”老程用横刀指着门外用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的七八个羌人。

  “待小侄验过血型再说。”云烨拿出两片玻璃和一张淡**的试纸上面有五个小格共分五se,把这两样东西放在托盘内,用一根牙签扎在伤者的中指上,挤出血,涂在**试纸的五个小格内,又挤出一滴血,涂在玻璃上,换一根牙签在自己中指上扎一下,取一滴血和伤者血液融合,将两片玻璃合住,轻轻滑动,仔细观察,片刻,就有了结果,伤者与自己不同,再看试纸,只有蓝se的a型血方格变se,其他不变。在确定伤者的血型后,云烨来到那几个羌人跟前,羌人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凭直觉就觉得不是好事,身子拼命往后缩。几个彪形大汉抓住他们的手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