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砖 > 第十二节爵爷
  ()  在经过两月艰难的奔波,云烨终于过上了猪一样的ri子。每天睡到自然醒,再不用担心食物缺少,也不用担心没衣服会裸奔。早晨会有人端来洗脸水,连牙棍都准备好,所谓牙棍就是把细柳枝一头弄毛,蘸上青盐用来刷牙,简易版的牙刷。不过云烨有牙刷,自然用不到柳树枝,只是当他用自己的牙刷边抖腿边刷牙时,却遭到飞来横祸。程处默?云烨满嘴白沫浑身发抖,飞身扑过来,紧紧将云烨扑倒在地,努力把他四肢撸平,捏开嘴,塞进一手巾并横绑在脑后。解下腰带,在腿上绕几圈死死勒紧,手也被绑在腰上,全身被绑成一条躺着的人棍,瞪大眼睛莫名其妙的看着程处默。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和自己一起刷牙的程处默突然把自己绑起来,还绑的这么变态,莫非这家伙有什么特殊爱好?程处默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转身就跑,边跑边喊:“大夫,大夫,快来,快来人啊,我兄弟羊角风犯了。”听这家伙这么喊,云烨死的心都有,老子只是刷个牙而已,至于把我绑起来,还诬陷老子有羊角风?你他娘的用什么塞的嘴?千万不要是你那条手巾,昨天还见他用手巾擦过腋窝。想到这,嘴里传来酸甜苦麻各种怪味,重中之重还有一股奇怪的咸味,云烨两眼一翻,彻底昏了过去。

  再醒过来,自己已躺在军帐床上。云烨看着满脸忧se的程咬金,刚要说话,老程止住云烨张嘴,痛惜的说:“贤侄切勿多言,安心养病为重,自古世上就没有十全十美之事,贤侄是世上少有之俊才,其他不论,光奇巧制盐之术,不说为我大唐又添一活命之法,光解陇右缺盐之苦可称泽被苍生,算学一道能让黄志恩低下向来骄傲的头颅,举着火把趴地上筹算一夜亦可称为奇才。上天不仁,偏偏让贤侄身?次恶疾,真是令人扼腕叹息。且好生养病,不要多虑,病好之后,老夫仰仗之处还多。”云烨伸出手颤抖的指向旁边洋洋得意的程处默,程处默一把将云烨手臂塞进毯子里,满脸惊魂未定的说:“兄弟你就不要多说话,安心养病才是正经,幸亏愚兄?势不妙,动手快,否则兄弟咬着舌头就不好了,感谢的话就不要说了,谁让我们是兄弟。”听着这么无耻的话,云烨正准备跳起来将这混蛋掐死,就听帐外一片喧哗,一个尖细刺耳的声音传来:“天使到,兰州卫掌行军书记云烨接旨!”

  听到这声音,准备跳起来的云烨缩回毯子里,他实在不明白怎么接旨,又为什么会有旨意给他,难道李二陛下已然知道自己的存在,这太可怕了。都说古人能掐算古今,自己的来龙去脉都被人家知道的清清楚楚,就自己这两下子,还混个屁呀。正进退两难之际,就听程咬金说话了:“怪哉,老夫奏折才上去月余,怎么今ri就有旨意下达,老夫且去看看。”说罢迈出军帐,程处默对云烨悄声说:“老爹给你报上去的功劳陛下批下来了,哥哥我去看看”。说完也跑了。

  云烨缩在毯子里脑子就像开锅一样,片刻之间竟毫无头绪,尽管以前也幻想过这种场景,但事到临头却一筹莫展,不知怎样去面对。也好,装病也是一种选择。

  不长时间,程咬金陪伴着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见他头戴乌璞,上镶嵌一块白玉,身穿皂se圆领外袍,腰束一皂se革带,脚下一双薄底快靴,显得jing神奕奕,面白无须,眼睛却灵动无比,未语先笑:“呀呀,这就是一技解危难的云公子吧,陛下听说公子在陇右以奇巧制盐解我陇右缺盐之苦龙颜大悦,特命咱家星夜兼程奔来陇右,替陛下好好看看十四岁的奇才,今ri一见果然一表人才呀”。“这位大人见笑了,大人前来宣旨,云烨却缠绵病榻,失礼了。”不知道太监怎么称呼,就用大人代替,反正只要是官就不会错,太监也是官嘛。说完就要装着要爬起来。那太监急忙按住云烨,还是尖声尖气的说:“云公子有病在身,国公爷已经交代过,就不必起身了,陛下一向求贤若渴,必不会怪罪这小小失礼,咱家也撑不起大人称谓,公子不妨叫咱家刘内侍。”说完,面南背北站定,老程也在侧面拱手而立,刘内侍轻咳一声:“奉天承运,天子诏曰;今有良家子姓云名烨者,自幼秉承良缄,克。。。。。。”太监足足念了盏茶时间,除了开头,云烨就没弄明白这些古文到底说些什么,好不容易听到平安县男这个爵位,这大概就是封赏我的爵位,咱也是爵爷了?待刘内侍念完,程咬金搀着云烨在床上三拜九叩完毕。那刘内侍立刻换上一张笑脸连连拱手作礼:“恭喜爵爷,贺喜爵爷,十四岁封男,他ri封侯指ri可待啊。”云烨知道这家伙是在是在讨要喜钱。摸遍全身也没有金银珠玉等可以打赏的物件。正尴尬间,程处默捧着一张托盘走进来,笑嘻嘻地对刘内侍说:‘烦劳内侍千里奔波,我兄弟感激不尽,得此佳讯,怎能让内侍空手而归,小小敬意,还望刘内侍不要嫌弃。”刘内侍也是妙人,笑吟吟地接过托盘向云烨施礼:“谢爵爷赏赐。”又对程咬金施了一礼,捧着托盘退出营帐。云烨对这个知情识趣太监很有好感,没有史书上说的那么不堪吗。唐甄在《潜书》中这样描绘太监;望之不似人身,相之不似人面,听之不似人声,察之不近人情。不知道是不是这些家伙对太监有偏见,或者受过太监的迫害,总之云烨就觉得这刘内侍就是一不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