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混混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清宫熹妃传 > 第十四章 蒹葭3
  许久,哭声渐渐止住,当胤禛抬起头时脸上已看不到一丝泪痕,唯有凌若清楚,刚才那一切并不是幻觉。|

  “陪我坐一会儿吧。”这一刻胤禛的眼神清明无比,看不出一丝酒意。

  “好。”凌若没有拒绝,陪他一道坐在冰冷的石地上,寒意隔着衣裳渗入肌肤,凌若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冷了?”胤禛睨了她一眼随手脱下长袍披在她身上,不容拒绝。

  闻到衣上属于胤禛的气息,凌若脸微微一红,低头环抱双膝静静坐在胤禛身边,听他指着天上的星星一个个告诉她叫什么名字。

  “这颗是牛郎星,那颗是织女星,每到七夕时,两颗星就会离得很近。”说到这里胤禛神色微微一黯,恍惚道:“以前她总问我什么时候能到七夕,这样牛郎和织女就可以团聚了。”

  “她是一个怎样的女子?”她知道不该问这个,可是又忍不住心中好奇。

  “湄儿吗?”说到这个名字,胤禛嘴角浮起苦涩的微笑

  眉……湄……蒹葭池……凌若眸光刹那一亮,仿佛有一道闪电在脑海中划过,令她豁然开朗,脱口而出道:“蒹葭池是为八福晋而建?”

  话出口她才意识到不好,她只是猜测胤禛喜欢的人是八福晋,又不曾证实,怎能这样不负责任地说出来呢,万一错了可怎么办。

  胤禛意外地望了她一眼,自嘲道:“你猜到了吗?八福晋……”天知道说出这三个字时他的心有多痛,简直像有针在扎一样。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她说她喜欢西湖满池荷花盛开的样子,所以我为她建了这个蒹葭池,希望她能够天天看到,可是她并不稀罕,连看都不曾来看过一眼。”胤禛的声音是强行压抑后的哽咽,“十余年,我守了她十余年,可最后她却离我而去,没有一丝留恋……”

  凌若不知该从何劝起,她经历过,知道这种痛不是轻易可以抚平的,良久才道:“贝勒爷有没有听说过彼岸花?”

  胤禛没有回答,只以目光示意她说下去。

  凌若抿一抿耳边的碎发,娓娓道来:“彼岸花又称曼珠沙华,相传这种花,花开不见叶,有叶没有花,虽是同根生,却永远不相见。有人说,穿过这些花,曾经的一切都留在了彼岸;那么,人就可以重新开始。”

  他明白,她这是在劝他放下,他也想放下,可是十余年感情,不是一朝就可以放下的,否则他也不至于这么痛苦。

  “世间真有这种花吗?”胤禛被她勾起一丝兴趣。

  “也许吧,谁也不晓得。”凌若的目光有几许迷离,她也很想知道是否真有这种花,又是否穿过这些花,她就可以彻底忘记容远,忘记彼此的十年……

  “与你说话似乎挺有意思的。”说了这么一阵子,心似乎没有痛得这么利害了。

  “贝勒爷以后若是再想找谁说说话,妾身随时愿意奉陪。但是下一次希望……”凌若故意停住话锋,似笑非笑的望着胤禛。

  “希望什么?”他知道她是在等他问

  “希望贝勒爷不要再喝这么多酒,否则您还没醉妾身先醉了。”她佯装醉倒的样子,令胤禛为之失笑,这女子实在很有意思啊。

  他摇摇头正要说话,忽觉胸口一阵烦闷,紧接着胃里翻江倒海哇的一声将今夜吃下去的东西全吐了,几乎全是酒,只有少得可怜的食物混在酒中。

  “贝勒爷你要不要紧?”凌若顾不得身上沾到的呕吐物,赶紧扶住胤禛问。

  “我没事,歇会儿就好了。”待将胃里的东西悉数吐出来,胤禛才觉舒服些,他抹了抹嘴角靠在凌若身上,眼皮沉重的抬不起来。

  “侍从在哪里,我叫他们送您回去休息。”凌若等了半天都不见胤禛答应,回头一看发现他竟然已经靠着自己睡着了,任她怎么唤都不醒,急得凌若不知怎么办才好,现在这么冷的天若任由他在外面睡,必然要生病,可是此地只有他们二人,她对贝勒府所知有限,根本不知要把他送到哪里去好。

  思来想去,眼见夜色愈深,凌若唯有咬一咬牙,将胤禛扶回自己的居所,尽管隔着好几层衣裳,她还是能感觉到胤禛结实的身体,一路上脸红得发烫,所幸无人看见。

  好不容易将胤禛放到床上,凌若已经累得快散架了,她不想吵醒已经睡下的墨玉,只好自己去打了盆水来,将胤禛与自己身上的污秽物擦去,又给他脱靴子盖被子,忙完这一切,凌若又累又困,倚在床榻边一步也不想挪动。

  目光落在胤禛熟睡的脸上,闭着眼的他没有了平日里那种凌厉尖锐,倒生出几分柔和之色,胤禛长相本就极其出色,可惜他平时老板着一张脸,好似别人都欠他几百两银子一般,教人避之唯恐不及;他若肯多笑笑的话,也不至于被人说刻薄寡恩了。

  这就是她将要伴之一生的男人啊……

  想起她与胤禛真的很可笑,第一次见面他对她说:想死就离远点;第二次见面他警告她:但凡听到一点风声,我都唯你是问;从无一句好话,可就是这样可笑的两人,如今却要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